让人看到能流水的小说_60篇小污文

也没有谁能笑话你!但是不叫,我就会怪你,痛你都不叫,你还是人么? 其实只有沈浪自己知道,这个妖艳男人绝不像他所表现的出来的那么娘炮!他在伪装,至于目的是什么,暂时还看不出来。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江晓敏见状,又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第一个站了出来,鼓动着双手拍掌叫好。一张苍白的俏脸上满满的都的跃跃欲试之意。其实,她想打人已经很久了,就是一直没有机会。 兰姐冷眼旁观,坐在椅子上稳如泰山,静静地品味着香浓可口的咖啡,仿佛这一切都跟她无关。 沈浪有些哭笑不得,每次打人或者是干什么,江晓敏都能在一旁鼓着笑脸幸灾乐祸,尤其是看到暴力血腥的场面。沈浪很好奇,她的代入感该是有多强,才能每次表现出如此鸡血的一面。 “沈浪,住手!”咖啡厅大门口,一袭警服的苏珊娇喝一声,面冷如霜的冷颜上满满的都是鄙夷之意。 堂堂一个行动小组的精英队员,竟然沦落到在咖啡厅里欺负弱小,这让苏珊感到很失望。没错,是非常的失望。 “苏珊?”沈浪扭头看去,显然也认出了来人,她不是谁,她是当初作为行动小组的预备队员苏珊,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教练刷下去了,自那以后,他就再没见过她! 许久不见,她倒是越发的清新脱俗了,高高的警帽下,一张冷面素颜暴露在沈浪的眼前,样子比以前漂亮多了,皮肤微微黑了些,想来受了不少苦吧?唯一让沈浪觉得别扭的是她变冷傲了。弯弯的柳叶眉下,两只眼睛像探照灯一样,从一进来目光就先打量了个遍,这才慢慢转移到他身上。 “沈浪,这个男人我要带走,请你不要妨碍我执行公务,这是我的警员证,请过目!“说话间,苏珊已然翩翩走到了沈浪跟前,递上她的警官证在沈浪面前晃了几晃。 “求之不得!!“沈浪咧嘴一乐,顺势就松开了妖艳男人,示意苏珊请便。只是心里却在思索着苏珊抓这个男人的目的,一个长相妖异得连女人都露出艳羡的男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呢?苏珊说找这个男人是在执行公务,他跟警察局又有什么关联呢? “沈浪,我警告你不要在江北闹事,不然我一定会抓你的!“苏珊越过沈浪的身体,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警告道。 沈浪嘿嘿一笑,最近想找他麻烦的人真的好多,有大强开发商的人,有影杀手,当然,也不排除北城的恒小,这些人,哪一个单独拎出来都能然敬畏三分,但是有一点,他沈浪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这便是实力的象征。 “花美男,我们走吧!“苏珊侧身站在一旁,语气不卑不亢的说道。 苏珊的这句花美男与其说是说给众人听的,不如说是沈浪听的,她这是在警告沈浪不要与这人结仇,至少,对沈浪没有任何好处。 “小子,你等着!!“花美男狠狠剜了眼笑意盎然的沈浪,又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兰姐身上移开,随着苏珊一起走出了咖啡厅。 临出门前,妖艳男子仍旧回头看了眼沈浪,似乎是想把他的样子深深印在脑海里。 “沈浪,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果不其然,就在沈浪还未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江晓敏张着一口伶牙利嘴开始挖苦嘲讽他了。 “晓敏,正经一点!“兰姐微微呵斥了声,这个时候实在不应该开什么玩笑,不管什么事,只要警察找上门了,那么,这个人一定的有问题的。 “额……“江晓敏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酥肩一耸,不高兴的瞪了眼沈浪。她真的好奇怪,为什么自从兰姐有了沈浪以后,她受到兰姐的呵斥就不自觉的多了起来,似乎每次兰姐都只呵斥她,而不呵斥沈浪,这小子到底给兰姐灌了什么迷魂药? 沈浪真想一巴掌拍死江晓敏,不过转念一想,倒觉得江晓敏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像他这么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的貌赛潘安的风流而不下流的帅哥,也是极其容易遭到男同胞们侧目相看的,他表示已经习惯了! 关于自身魅力这一点,他一直笃信一句话:我真的是被逼的!!长得帅不是我的错,帅过陈冠希也真心不关他的事!! “沈浪,店里还有事,我们回去吧!晓敏,要不要一起回店里?“兰姐首先站了起来,看看沈浪,又看看江晓敏。晓敏今天开了自己的法拉利来,所以,她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大宋富侨里。 王经理在一楼大厅里呵斥着一干服务生,理由是一位客人的手机不见了,当他听到此事后,便觉得机会来了,于是统一把员工们召集到了大厅,站成一排。 王军阴冷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个个扫量着。搜索着,似乎想从他们的身上找寻出蛛丝马迹来。 “3楼客人的手机掉了,你们谁有看到?“王军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众人耳边徘徊,这声音里夹杂着怀疑,带着不信任和瞧不起。 “不说是吧?“王军冷笑了几声,目光落在小张身上,“小张,现在给你个机会,你帮我搜他们的身!!“ 被点到的小张汗水哗啦啦就下来了,这种得罪人的苦差事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落到他身上。 见小张迟迟不肯出列,王军突然一笑:“现在还有机会,主动站出来!客人说了,手机找到了,会给与一定的报酬,但是如果被我搜到了在你们中谁的身上,那结果可就大大不同了,那是偷窃,是要进公安局的!!“ 王军说完,静静的看着骚动的众人,这些人文化层次都在初中,难免有些手脚不干净,但是,他也不是那种迂腐的人,他是好人,肯给他们机会。 大家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不知所以,他们今天根本就没看到过手机,更别说私自拿客人手机了。王经理真是莫名其妙,但也有少部分人心知肚明,王经理这是在向沈浪开战,或者说开刀。 “小张,大家都不肯主动坦白!你就代替我去搜大家的身,请各位配合一下,为了我们店里的声誉,为了我们不因为某一个人而背上小偷的骂名,请大家不要有抗拒心理,拿了就是拿了,没拿自然心安理得。“ “王经理,我……“小张看了眼众人,又看向王军,他若不按照王经理的吩咐去做,以后他肯定会给自己穿小鞋的,但若是按照他的意思做,无形中是把所有员工们都得罪了。 他两边都不讨好!! “小张,不要有心理顾虑,出了任何事,有我给你撑着!!“王军大言不惭的给小张喂定心丸。 小张心中非常复杂,一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员工伙伴,另一边是王经理的定心丸,他不知道要怎么选? 如果之前,他们还知道小张是自己人,那么,当他们听到王经理最后那一句时,立刻觉得小张背叛了他们,背叛了兰姐,王军是大宋富侨的大堂经理不假,但是王经理从来就没干过一件人事,因为他大权在握,所以,他们平时不敢得罪他。 江晓敏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跟兰姐一起回到店里,她说,出来也有几天了,是该回去看看了。 兰姐没多想,与江晓敏分别后,便开车带着沈浪往店里回。后座里,沈浪背过身体,望着那渐行渐远的一抹红点,心中百感交集,昨晚他们还大被同眠的睡在一张床上,今天就要分别,他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兰姐开着车,透过后视镜,观察到了沈浪的一举一动,她嘴上虽然没说,但这心里还是有些计较的。晓敏是她的好姐妹这没错,但还没好到要共享一个男人的地步。 任何一个女人,她都不希望跟别的女人去分享一个男人,哪怕这个男人对自己百般宠爱,百般溺爱。 一直到红影消失成一个点,沈浪才坐正了身体,从前座缝隙间爬到了副驾位置,当身体坐稳后,沈浪色眯眯的看着兰姐,一双咸猪手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啊!!别摸那里!“兰姐疾呼一声,突然手臂感觉一阵阵的痉挛,这样的后果是导致宝马车在路上猛的一晃,车里的人跟着抖了起来,这一抖的后果是把本就摸在了兰姐香嫩大腿上的咸猪手给抖进了裙子里…… 兰姐猛打方向盘,以求控制住车辆的前进方向,可是阵阵酥麻感让她又让她欲罢不能,在沈浪那双咸猪手极其轻微的的抚摸下,她开始不安的挪动着,身体左右摇晃着,一双凤眼早已是春心泛滥…… 当兰姐驱车回到大宋富侨的时候,王军已经在一楼大厅里完成了所谓的搜身行动,最后在小张的指正下,王军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沈浪拿走了客人的手机,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浪在兰姐把车停稳后就率先下了车,原本兰姐准备大张旗鼓的挽着他一起走回店里的,被他拒绝了。理由是一起进出有点大张旗鼓的意味,会让店里的人说闲话。 “啊!大家都站在大厅里做什么?今天不用工作吗?难道摆这么大阵势是为了欢迎我?“沈浪看着大厅里泾渭分明站成两排的员工们,咧着嘴嘿嘿笑道。 似乎并没有意料到他自己早已成了别人攻讦的对象。 “沈浪,你来得正好,王经理在背后中伤你!“站在左边的一队人马见沈浪从门口里走了进来,纷纷上前,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萦绕在沈浪耳边七嘴八舌的说着,场面很是混乱,好在沈浪已经听明白了重点。 “看到没有,真正的罪魁祸首在这里。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沈浪绑起来!“王军一声令下,站在右边的员工们便一窝蜂的涌向沈浪,势要把沈浪这颗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扭送到公安局去。 于是,大宋富侨出现了有史以来独一份的新鲜事。先前站在左边的员工们自发的背对沈浪面朝外,紧紧的抵御着王经理犬牙的攻势,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要保护沈浪周全,不让奸佞小人阴谋得逞。但有一个人一直在拼命的往里挤,想要穿过人群,站到沈浪身边。 护在沈浪周围的人多半都是在这半年来受到过沈浪帮助的人,其中,有前几天在包厢里被光头欺负的小李,还有像她一样的其他员工,在他们的心里,沈浪是除了兰姐之外他们最感激的人。 只是,倒沈一派有的是热血的冲动,有的是不辨黑白的能力,但却没有注意到的是,王军在他们冲出去的那一瞬间,悄悄走掉了。 王军很清楚这一次骚乱下引来的后果,所以他要提前撇清自身的嫌疑,到时候要是兰姐追究起来,他大可闪烁其词,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不得不说,王军这一出借刀杀人运用得很到位啊!利用一些有求于他甚至可以说是想巴结他的员工们的恭维心理和热血冲动,他就能把沈浪制服得妥妥帖帖的。 “喂,是公安局吗?我要报案,大宋富侨出事了,辛苦来一趟!“说到这里,王军还勾着头往里看了看,“据我们一位客人讲,我们有员工私自把他的手机藏了起来,现在有两对人马紧张的对峙着,一不小心很可能会发生流血事件。“ 王军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露出一副阴深深的笑容,离开了大宋富侨。然而这一切,却让坐在车里整理衣服的兰姐看了个遍,她摇下车窗,依稀听到报案和暴乱几个关键性的字眼,下意识的觉得不对,连忙下车往店里赶。 当兰姐走进大厅的时候,印象中暴乱的场面并没有如她所想象的那般混乱和发生流血事件。 只见沈浪站在大厅中央,双手自然的垂在腰间,双眼平视着站在两边的所有员工,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大家扪心自问,我沈浪是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人么?“ 有人摇头,有人默认,有人小声嘟囔几句,却是不敢大声说出来。 “你们当中有人觉得我是,有人觉得我不是,但我要告诉你们,我不是一个贪小便宜的人,我是一个贪图大便宜的人!试问一个手机,至于我赌上我的声誉和人格去拿么?“ “哈哈!!“众人大乐,俱被沈浪那一句贪图大便宜的人逗笑了,是啊!他贪图大便宜,连老板娘兰姐都追到手了,又怎么会去拿客人的一个区区几千块钱的手机? 就是站在门口的兰姐听到这话,也不自觉的抿嘴笑了,这个沈浪,还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不过这效果看起来不错,原本紧张对峙的双方也在这一笑的气氛中缓和了不少。 至少,少了剑拔弩张,多了欢声笑语。 “好,说得好!!“兰姐率先鼓起了掌,众人这才扭头看向门口,才发现兰姐来了,有的人脸上开始露出不自然的神色。 在兰姐的领头下,大厅里掌声雷动。沈浪双手平伸,往下按了按,示意大家先冷静一下,不要这么的激动,他话还没说完呢! “听你们的掌声非常热烈,我非常感动,谢谢你们的信任!!但我不禁还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沈浪目光略过每一个的脸,再次高声说道,“王经理说得不错,我的确拿了客人的手机,它在这里。“ 沈浪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白色的苹果手机,高举在众人视线里。 这一变故让众人大为疑惑不解,刚才他们大部分人已经选择了相信他,可他现在为什么要当众拿出来让自己下不来台? 兰姐眉头也是皱了皱,旋即便释然了。他很清楚沈浪今天一个上午都没有来过店里,不可能存在这些人所说的私自拿客人手机的行为。 他这是在替某个人顶锅啊!!他很清楚真正拿了客人手机的那个人被抓到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所以,他独揽下了罪名。 沈浪啊沈浪,你总是能在平淡的生活中带给我惊喜,你的过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兰姐在心里长叹,她感觉越来越在乎他的感受了。 这个时候,众人屏住了呼吸,纷纷把目光投向兰姐,既然沈浪都主动承认了,他们在想,是不是应该给沈浪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他们当中,谁也没有这个勇气,敢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是个小偷。 “……“兰姐喃喃嘴,第一次喉咙哽咽了,想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她看着沈浪的眼眸里,柔情似水,更是带着一丝嘉许和赞赏。 男人,就应该由担当,而不是推卸责任!!这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更是吸引女人的不二法门。 “你们谁是沈浪?“一声清越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众人循着声音望去,便看到一身黑色警察制服的美女站在大门口。 她有着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容颜,一身制服诱惑更是让所有男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唯独站在大厅中央的沈浪没有咽口水,而是苦笑了几声。 这个女人,她之前在咖啡厅里曾在他耳边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最好不要在江北闹事,不然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现在的情形是人证物证俱在,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也罢!就去警察局走一趟吧!据教练说,黄叔叔在江北市公安局当局长,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 再次见她时,她依然冷若冰霜,面如粉黛,比之兰姐的气定神闲、大气端庄,她的美更添了一丝妖娆在里头,如那腊月的寒梅,不畏风雪,不争奇斗艳,静静的绽放着属于她自己的芬芳。 比之江晓敏的天真烂漫,她依然独领风骚,让男人不自觉为她的美而倾倒。 “警官,我就是沈浪!“沈浪放下了高举的手,慢步往门口走去,经过兰姐身边时,安慰的摸了摸她娇嫩白皙的脸,轻声说道,“兰姐,不用担心,我没事!“ “我们接到报案,说你涉嫌一起盗窃他人财物案,请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苏珊拿出手铐,亲自把沈浪拷上了。 她来的时候,以为沈浪只是与那个人重名,因为那个人不可能会屈尊就卑去洗脚城当服务员,可惜她想错了。 他不仅当了服务员,也偷了客人的手机,这些也还能接受,但最让人无法捉摸的是他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平和之气,以前,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每个见到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被他身上散发的锐气所感染。 是岁月造就了人,还是人在玩弄岁月? 江北市公安局,审讯室里! “姓名?“苏珊冷面直视着沈浪,用那冷到骨子里的声音逼问道。 她真是没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沈浪竟然被人举报偷人家手机,而且当场被人赃并获,当时她听到这个报案消息以为是耳朵出现了幻听,直到她开着警车来到大宋富侨时看到那一幕才算真正相信了。 “沈浪的沈,沈浪的浪!“沈浪咧嘴一笑,低头查看了下,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张椅子上,离椅子大约三十公分远有一张案桌,案桌的一边,苏珊双手叠放在案桌上,因此,在两臂的挤压下,胸前那一抹有如天堑的事业线华丽丽的暴露在沈浪的眼前。 按照苏珊的想法,沈浪是属于极其难缠的对手,就应该用特殊手段来对付。不给他五花大绑,都对不起她那颗惩奸除恶的心。 啪! “严肃点,这里是警察局,少跟我嬉皮笑脸!坦白从宽,说,为什么偷人家手机!“ “嘿嘿,你说的就是这个手机?“沈浪瞅了瞅摆放在案桌上的那个最新款苹果,说实话,这款白色款样式真的很潮流,并且拿出去也相当有派头,但却不适合他。 啪!苏珊再次猛拍了下案桌,震起手机晃荡了几下。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到当年他们之间的关系,她都恨不能立刻马上在他脸上面踩出一片绿洲来! “喔!就算我偷了手机,也用不着捆的跟木乃伊似的吧?“沈浪不答反问,正常来说,小偷被当场擒获,难道不应该是先审再判刑吗?可她倒好,一言不合就给捆上了,这套路,很符合他的气质啊! 这也就是他,换了别人,早哭天抢地喊冤枉了。 “为什么偷手机?“苏珊强忍着怒火,再次强调了一遍。说完拿起装在赃物袋里的手机在沈浪眼前晃了几晃,她在警告沈浪不要试图挑战她的耐心! “想偷自然就偷了!“沈浪无奈的耸了耸肩,这让他不禁想到了一个笑话,说一个小偷印假钞票被抓,判刑时,法官问,为什么印假钞,小偷回答,因为我不会印真的。 “那你可知道偷窃他们财产超过2000元是会立案侦查的?也就是说,你现在偷了一个远超2000元价值的手机,法院至少会给你判处半年有期徒刑。“苏珊长吐了口气,沈浪破罐破摔的秉性让她有种想动手打人的冲动。 依照她以往的脾气,沈浪现在早就蜷缩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了,而且她还发现,自从今天遇上他以后,脾气不自觉的暴涨了不少! “半年啊!好长呀!能不能打个折,优惠一点?“ “沈浪,我郑重的警告你,如果你再跟我嬉皮笑脸,我会把你打成骨折!“苏珊气得暴跳如雷,腾的一下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看着沈浪咬牙切齿道。她承认,她在面对上沈浪以后,那多年来伪装和矜持内敛全都集体阵亡了。 有的是那满腔的怒火,有的是满腹的疑问,更多的还是心底深处那一抹深深的失望。,对沈浪的失望,对预想中沈浪的失望。 “美女,你不会这么残忍的对待我的,告诉我,你一定不想这样的!“沈浪突然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让苏珊看了真想一脚在他脸上踩出五大洲四大洋来!该死的沈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 苏珊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跟沈浪较劲,不要上沈浪的当,不要…… “沈浪,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偷手机的动机是什么?“当苏珊再次睁开灵动的杏眼时,她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清秀冷傲的风采,冰冷的面容里不带有一丝感情,有的只是对待嫌烦的铁面无私。 “哈哈!!“沈浪突然仰头大笑,他实在是觉得好笑,接到报案,是不是应该把报案人一起带到公安局做笔录啊?单凭一个报案电话,就把他抓到这里五花大绑,这女人的脑回路如此清奇武断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