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棒好大太深了,太大了好想要鬼阴

显然对于自己一直做的噩梦很恐惧,她虽然忘记睡醒后的一段时间,但那噩梦却记的很清楚。

狠狠瞪了我一眼,女子用力闭上了眼眼睛,我也不再说话,开始摸骨。

刚一上手我就瞬间感受到了女子身体的弹性。

这女子的身材是真的好,一双修长的大腿很直,而且还有紧致弹弹的肉感。

我从脚踝开始,一寸一寸的向上摸,小腿,大腿,臀部,腰部……

我真想连此女那颇具规模的一堆大白兔也摸一下,干咽了口口水后还是忍住没有那么做。

不过虽然没摸白兔,别的地方却都摸了个遍。

说真的,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摸一个女人,虽然说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可这种感觉真的是……不可描述……

摸了大概二十分钟,我让女子从床上下来休息,女子却用想要吃人的目光铁青着脸道:“不用了,你快点弄!”

我也不多说,点了点头让让她露出左边的胳膊来,一看我只是要在她胳膊上画阴女子顿时炸了毛,冷着脸看向我道:“你是说,你只要在我胳膊上画,然后你却把我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

“当然不是,你不要看我只是在你胳膊上画,但是对于你全身的经脉和骨骼还有穴窍都要有一个细致全面的掌握才行,不是你想的这样。”我连忙找理由。

女子顿时暴走,起身就朝我扑上来,开口大骂道:“你当我是傻子?我跟你拼了,我要杀了你……”

我被她追的到处跑,口中也不甘示弱,最后还是女子的爷爷拉住这才救了我一命,老老实实在给女子画阴完成。

之后几天我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第一次画阴就如此完美的喜悦中,人生第一次画阴不仅过程和结局丝毫无措,就连画阴的对象也是一个极品美女,还能有比这更完美的吗?

不过我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根本就没结束。

这天我正在店里准备上班,电话突然响了,刚接起来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夏老先生急切的声音:“小李师傅,你快来看看吧,晴儿出事了……”

我闻言顿时一惊,连忙问出了什么事,夏为民说,夏晴从我这里回去后的这两天都没再做噩梦,整个人精神也好转了许多,不过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夏晴在公司开完会睡了一觉,等到下午的时候,秘书去叫她,就怎么都叫不醒了。

我让夏为民不要紧张,把地址发在我手机上,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我立刻收拾东西,背上我的背包出门前往夏家。

看到手机上夏为民发过来的地址,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金门市最为著名的夏氏庄园,竟然就是夏为民家,也是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夏为民的来头如此之大。

夏氏庄园庄园建在市郊的帽儿山,为了交通方便,甚至还专门有一条宽敞的公路修到帽儿山,由此可见夏家有着多么大的能量。

下了出租车,我在庄园门口给夏老先生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庄园的大门就从里面打了开来,两名穿着保安的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立刻过来毕恭毕敬的开口问道:“您就是李牧先生吧,夏先生请您进去。”

我点头答应一声,就跟在两名保安身后走了庄园里面。庄园之内设计的就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一边走一边看,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越看越觉得羡慕,是真羡慕,都说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家这生活才叫生活。

“什么时候我也能弄这么一个大庄园就好了,到时候再娶几个美若天仙的媳妇儿,那人生可就了!”我心中暗暗畅想。

想到娶媳妇儿,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夏晴被我摸骨时候的样子,一想到摸骨我就猛地回过神来,这次是来解决夏晴画阴的问题,可不是来人家参观的。

保安驾驶着小电车还没到门口,我就看到夏为民正在那里来回踱着步子,一脸焦急之色,从小电车上下来,我连忙走上去问道:“夏老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夏晴姑娘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了?”

“小李师傅,您可算到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你那里回来之后,晴儿一直都好好的,今天中午在公司说要休息一会儿就睡了一觉,然后就怎么叫都叫不醒了,您快进去看看吧!”夏为民说着,拉这我转身就往屋里走。

我跟在夏为民身后上到别墅三楼,刚一进入房间,便看到夏晴正在床上躺着,此刻的夏晴双目紧闭,脸色发青,身体还时不时的就会剧烈颤抖一下。

我深吸了口气道:“夏老先生,你们先到外面等着,我先给夏晴姑娘检查一下。”

夏为民连忙点头,带着旁边一身职业装束的女子转身出去。

等到两人出去,我立刻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倒出两滴液体在手指上,等待片刻,将两滴液体抹在了眼皮上,小瓶里的液体是牛眼泪,将其涂抹在眼皮上便能够看到邪魅之物。

等到眼皮上感觉一阵温热之后,我猛地睁开双目朝床上的夏晴看过去。这一看顿时让我不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