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王太大了坐不下h,不要了好累好痛太大了红尘逐鹿

爹爹给你做女人的。”他低头看着她,深邃的眸子更显漆黑。

她无用的扑腾两下,放弃反抗,却换上了冷清的神色,“萧帅不要开玩笑了,你已有未婚妻,高贵美丽思想进步,前不久刚刚砸了我的化妆台,萧帅拿我这样的卑微戏子开玩笑,有失身份啊。”

“我从未承认她,只是我母亲喜欢罢了。”萧军烈一脸惆怅,“五年前,我母亲假装病危,逼我和佟宝珠定下婚事,我今天带你回家,就想跟我母亲讲明白,我要娶你。”

玉鹿“噗”的笑出声来,伸手搂着他的脖子,借着碧桐洒下来的斑驳的月光,望着这个粗糙的硬汉,他生了茧子的手指箍得她腰上的肉疼。

“你笑什么?”他被看得不自在。

玉鹿明媚的笑着,如迎春花般灿烂,用了柔酥酥的调子说:“你来晚了,我和别人睡过了,子衿睡过,戏班班主睡过,还和你弟弟萧陌杨睡过……”

他傻了一样看着她,半天,牙缝里挤出一丝狠厉的笑声:“你放心,我会把睡过你的都杀了,就不会有人知道你的过去!”

“哈哈哈,半城人我都睡过,我是妓.女生的孩子,别的不会,睡男人易如反掌。”玉鹿娇媚的望着他,声调麻到骨头里,“爹爹,你不是要玉蛋吗?我那天拿到玉蛋就回去找你,可是你家大门上锁了,我一边等你一边看玉蛋的使用手抄本……”

“别说了!”他颓然的松开手,靠着树干缓缓坐下,垂着头,像死了般了无生息。

玉鹿后退一步,两步,三步,停下,接着说:“我就一页一页的看那个手抄本啊,挨饿受冻的看了两天,玉蛋是女人房中术用的,爹爹你一个大男人要玉蛋,呵呵呵……拿一个不谙男女情事的小女孩耍着玩很有趣是吧?子衿路过救了我,无以回报,我把自己给了他……”

“不要说了!”他拍打着树干,树叶沙沙作响。“不要骗我,老子要验看!”他滕地一下站起来,揪住玉鹿的衣襟,双眼怒火熊熊。

这时候,远处跑来一个中年女佣,“大少爷,格格找您呢。”

萧军烈松了手,顿了一顿,对女佣说:“周妈,带这位姑娘去外面等候。”语毕,大步流星的走了。

玉鹿心中一阵悲切的暗笑,说什么像爹爹一样给我安全与呵护,说什么给我做女人的幸福,连屁都不如,屁放出来还臭三分钟呢,男人的话眨眼就风吹云散。

她之所以那样说,就是不想做他的女人。他已有未婚妻,何必去做他的妾,那个砸了她化妆台的女人看起来不是好惹的,何况他还有一个堪比慈禧再世的母亲,想想就脑瓜皮发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