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又肉又污的黄文

被董美玲这女人扇两个耳光也就算了,毕竟也是我自己心虚,做了狼心狗肺的事情。 可你一个大男人,跑过来打我,我还能让着你不成? 我后退一步,连忙避开他的拳头,看这人脚步虚浮,我连忙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让这家伙摔在地上,正好地上是台阶,门牙磕掉了半截。 从他出现开始,董美玲不知为何,表情就变得非常冷淡。 是那种彻底的漠视,与对我时的高冷完全不同。这女人我隔几天也见一次,但还是第一次见她露出这么冷漠的情绪。 不过也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冷漠与高冷,好像也没有太大差别。 但我心里面就是觉得,董美玲对我和对这个男人是不一样的。这让我自卑的自尊心得到了安慰。 “妈的,你这个狗比,你居然敢偷我女人?!”这男人爬起来,长得都还算是斯文,看起来有三十四五,应该是哪里的事业单位人员,他怒视着我,仿佛我跟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的。 我无语的怒斥:“放你娘的狗屁,我什么时候偷你的女人了?我他吗自从十四年前闪婚闪离之后,就再没谈过对象!更别说偷人了。” 嘴上说着,我却在看董美玲的反应。 也不知为何,当我说我只在十四年前结过婚,还是闪婚闪离后,我感觉董美玲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 我也不知道这股改变有何影响,反正,我就是想在董美玲面前证明自己。 哪怕是自我卖丑。 这男人爬了起来,摸到自己门牙磕断了半截,更是怒气非凡,他跳脚的冲我怒骂:“草你妈的,没偷女人,你跟我老婆站在门口干什么?看星星不成?” 他老婆? 我看了看着男人,再看看董美玲,一股无名的自卑侵占了我的心。 这男人长得不错,穿着考究,董美玲更是招待所宾馆最漂亮的女人,而且听说她叔叔很有势力。 我呢? 陈宏,普通的宾馆文职,穿着穷酸,长得还行,但气质也就那样。家里穷的揭不开锅,跟天仙似的董美玲相比,我就是那山村里爬出来的土狗。 我有点儿磕磕巴巴的说:“那......那你们夫妻继续聊,我先回去了。” 我有点卑微的样子,被这男人看了个正着。他扬起下巴,冷笑着说:“哼,胆小鬼。” “别走。” 董美玲出人意料的拉住了我的胳膊。 她淡淡的看着这男人,说:“方志刚,咱们两个人已经离婚了,麻烦你以后不要过来sao扰我。我跟谁说话,聊天,哪怕是吃饭开房,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你现在就离开我家门口,不然我报警了。” “你!” 听到开房,这个叫方志刚的男人顿时气得面红耳赤,他怒视着我,冷笑说:“这个小白脸穷酸,算什么?一身衣服不到一百块,就这?你就喜欢这种?” 我看着方志刚,心里窝的火气让我真想一拳头把这家伙打飞出去。 但是看他身上几万块的高档西服,我怕。 我怕出了事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董美玲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她拍了拍我的胳膊,说:“没事。” 方志刚,我董美玲看得起谁跟你无关。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绝对看不起你方志刚。”董美玲冷笑道:“都三十六岁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你爹六月份就要内退了,还在外面招摇惹事,方志刚,你就不怕你爹一退,有人报复你吗?” 我心里一阵惊讶。 方志刚家里难道是官二代? 一提起他爹要内退,方志刚自从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跳起来尖声历喝:“你就是因为这个离婚的,是吧?董美玲,你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你有本事,你找个官比我爹还大的人啊。” “懒得跟你说。我报警了。” 董美玲不想再提,她摸起手机,就准备报警。 方志刚看这事儿无可奈何,他就怒瞪了我一眼,恶声道:“你装什么牛逼,我记住你了。这半颗牙的仇,我会去找你的。” 说完,方志刚就回头走了。 董美玲看人走了,收起手机淡淡的说:“真是无聊。” 我看着她的脸,大胆的说:“他是你前夫?” “嗯。” 董美玲回头,直接进了我的屋子,我连忙追上去,却看到董美玲拉着苏芸霞的手,柔声说:“芸芸,今天晚上到阿姨那里睡觉好不好?” 苏芸霞这傻姑娘,看看董美玲,再看看我,犹豫不决的样子让我有点欣慰。 好在这几个月没白养。 看得出来,董美玲很喜欢芸芸。我这几个月为了照顾芸芸,每天晚上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所以我说:“去吧,阿姨多喜欢你呢。” 苏芸霞这才点头。 我把苏芸霞的衣服、喜欢的玩具和奶壶收拾了一下,分门别类放在袋子里递给了董美玲。 董美玲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她问我:“你多大了?” 我皱皱眉头,随口说:“快四十了。” “快四十,是三十几?这么大一个人,连数字都不会说吗?”董美玲随口嘲讽。 我心头一阵火气。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一个自傲的女人,跟那高冷的女神似的。 我没好气的说:“三十六岁半。” “哦。” 问完了年龄,董美玲偏偏又没反应了。 这把我气得,真想掐着她的脸,好好蹂躏一番。 董美玲把苏芸霞领回了家,没跟我说一句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很不爽。 心里面有些怅然若失。 有人曾经说过,什么是女神? 女神就是你得不到的女人。但她偏偏就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挨艹。 我嘲讽的喝了罐啤酒,骂自己:“陈宏,我看你就是个舔狗,你管人家过的怎么样,先想好自己吧。” 晚上躺在没有苏芸霞的床上,我反而有点睡不着了。 模模糊糊的睡着之后,忽然感觉好像有人摸上了我的床。 依稀借着月光,我看到双目冒着寒光的方志刚站在床边,手握一把尖刀,猛然向我刺来....... 别杀我!” 软件冒着寒光的利刃就要刺在我脸上,我浑身冒汗的忽然惊醒。 再看窗户外,已经是太阳都快照到pi股上了。 我忽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周四........ 妈的,把闹钟翻出来一看,都已经早上九点半了,我心中一凉,完蛋,迟到了。 往常我都是早上六点半起的,可今天为什么就没听到闹钟响?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