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选水多还是紧我的男人一晚上很凶猛

记住她被自己吻过后红肿到不像话的唇,还有她被自己摸过的妖精般凹凸有致的身子。

半年以后

“四少,查清楚了。半年前在青城救了你的小姑娘,原来是慕家的独生女。”

卓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过身,将手里的一叠资料与照片递给了后车座上的男人。

并不知自己打断了男人贪恋的回忆,卓希继续报道:“慕家迁来市已经两年了,可是老家却是在青城的。去年年底慕小姐回乡省亲,刚好遇上了您的那件事。”

后车座上的人不语。

一双漆黑的瞳盯紧了照片里的小姑娘,一张张看过去,再一张张看回来。

气氛紧绷,卓希额角有些汗。不自然地瞪了眼驾驶座上的大哥卓然,似在寻求帮助。

卓然小心翼翼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车座上男人的表情,这才试探着开口道:“四少,上次您是被大少二少联合陷害掉进了水库里,慕小姐意外遇上,将您从水里救了上来,那也是情况紧急才会给您做的人工呼吸,那绝对不是轻薄您的意思。再说,人家小姑娘把您一个大男人从水里捞出来,真的不容易您。就不能放过她吗?”

世人皆知,江东首富凌家共有四少,个个玉树临风、卓尔不凡。偏偏这第四少脾气阴晴不定,生人不近,而且洁癖惧水,最难伺候!

卓然跟卓希是自小就跟在四少身边的,他们自然知道,上次那个小姑娘给四少做人工呼吸的同时,也夺去了四少的初吻。

私下里,他们也在猜测,这半年来四少坚持要找到她,为的就是找她算账!

“四少,慕家来市时间虽然短,但是目前地位可不低,慕小姐又是慕家独生女,你若是找人家算账的话,只怕”

卓希话说了一半骤然止住。

只因后车座上的男人突兀地抬起下巴,一双黑瞳凝重又带着探究地、看怪物一般看着他,开口了:“谁说我要找她算账了?”

卓然惊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卓希也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上一次四少开口说话,是什么时候?

太久,久到记不清了!

面对手下的惊讶,凌冽微微眯起眸子,莹亮的瞳折射出一丝危险的讯号,却换来卓希不怕死地追问了一句:“那您找她为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