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腿别让樱桃掉下来,被骚扰却享受风流村

我叫王晓,已经二十了。

那年村子里一户人家着了火,我爸为了救屋子里女人和孩子不幸遇难,也导致我初中毕业就不念了。

被救的女人是个寡妇,大家都叫她刘寡妇。

但是却多了一些流言蜚语。他们都说我爸和刘寡妇有一腿,不然也不会拼死救她。

虽然村里人私下都这么说,可我也不会找他们去理论,心里虽然生气,但只能强忍着。

我爸是我们家里的精神支柱,他一倒下我们家就没了收入,而我只能跟着我妈和村里的人一起出去上山挖药,来维持家庭生活。

知道我家生活艰难,刘寡妇却非常照顾我们娘俩,有时候见我和我妈上山回来都会叫我们吃饭,没什么事还会给我们打扫院子,偶尔还会给我们洗衣服,有的时候包括我的内衣内.裤她都拿去洗。

弄得我非常尴尬。

我知道她只是在报恩吧。

这天跟着村里的人上山挖药,我妈因为脚扭伤了没有来,等挖完药回家的路途上,看见了刘寡妇。

她在河边洗衣服。

刘寡妇看见了我,冲我摆了摆手。

走过去才发现洗的是我的衣服,还有一些内衣内.裤,虽然有些尴尬,但是我已经习惯了。

我开口轻声问她:“刘姨,有什么事吗?”

刘寡妇抬起头看着我,笑了笑:“王晓,问你个事儿。你还想上学不?”

“啊?”我愣住了:“你问这个干啥?”

“唉,我这还不是因为海军,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我这条命也是他救的,自己却不知道在他走后能为他做点什么,这不这几天手里地钱下来宽敞点了,给你交学费肯定够用。”

我看着刘寡妇满面纵容,以前看着她脸上还白嫩光华,如今却多了一丝皱纹,这几年肯定是带着愧疚过来的,她还在为我着想。

说实话提前刘寡妇挺年轻的,虽然三十多了但看着就跟二十多的小姑娘似的,长的漂亮,穿的也好,身材更是前凸.后翘的,简直就是个大美人,而现在虽然脸上多了一些皱纹,可看起来更有韵味一样,美女的气势依旧不减。

我摇了摇头,安慰的说道:“算了刘姨,你这样有时候给我们洗衣服做点饭就挺好了,你也别因为我爸的事情而愧疚了,你看这几年都有些变老了。”

而刘寡妇听到我的话一愣,眼里满是悲伤的神色:“是吗?”

我点了点头,安慰的说着:“是的,刘姨,你也别在难过了,你这样会让自己变得更老的。”

“对,老老了就不好看了,可是”这时候刘寡妇的眼圈里含满了泪水,声音也变得抽泣起来:“可是我有时候做梦总会梦到海军要不是我,他也不会离开我们呜呜”说到最后,刘寡妇痛哭了起来。

我一下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有些手忙脚乱的走到她身边说道:“刘姨,你你你别哭啊。”

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可是我又不敢伸手。

可谁知道这时候,刘寡妇一转身抱住了我的肩膀,在我耳边痛哭起来,声音不绝于耳,我没有挣扎,只好楞在原地。

这时候我俩的脖子紧紧的挨着,她的皮肤水嫩,弄得我体内发热。

我能感觉出来,她有太多的伤心,愧疚,委屈发泄出来。

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安慰她,不然哭到什么时候还不知道,我就说:“好啦,刘姨不哭啦还不好,有些事情也许就是天注定的,和你没有关系的。”

“晓,这么多年你没有想过吗?”在我的肩膀,刘寡妇哭泣的小声说了一句。

我的心中一酸,何曾没有想过?

我悲伤的说:“想,可是他已经死了。”

听了我的话,刘寡妇也不在痛哭着,而是小声的问我:“那…那你恨我吗?”

我笑了笑:“我恨你干嘛,我要是恨你我还会理你吗?”

短暂紧紧的接触,刘寡妇身上的香味涌入我的鼻中,特别她在我的脖子处呼吸的感觉,弄得我痒痒的,让我有些头脑发热,我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淡定。

我在心里也狠狠骂自己,想什么呢。

片刻,刘寡妇松开了我,她的脸庞挂满泪痕,淡淡的妆也有些花了,她看着我笑了笑,说道:“你,你不恨我就好。”

我也冲她笑了笑,没有言语。

刘寡妇欣慰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她此刻心里想的什么,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然后说的:“晓,你先等一会,马上洗完了你跟我回我家吃一口吧,我都做好了。”

“啊?我妈还在家呢。”我说道。

刘寡妇就说把我妈也叫上,我看着她也没说话,我是想说我想回家吃的,就不去她家吃了,想了想我也没在说话,等着她洗完。

见完事,我就走了过去,帮她端着盆,里面都是我的衣服,占了水的衣服很沉,她一个女的端着肯定费力,见我如此吃力的样子,刘寡妇在我前面回头看着我笑了笑:“你这样子和真像啊,就愿意帮别人做好事。”就仿佛看见了曾经我爸的样子。

我想起村里人说的那些话,看着刘寡妇,我在心里摇了摇头。

很快就到了刘寡妇家,把盆放下,我就回家去了,到家见我挖这么多药,我妈高兴的不得了,见我累的出了些汗叫我洗洗然后吃饭,我看我妈吃过的样子,我就摇头说不在家吃了,编了个谎话说村里人请吃饭。

我妈也没多问,我就往刘寡妇家而去,说实话我并不想去,可是答应不去又不太好,总觉得自己去有些不妥。

很快到了刘寡妇家,她弄得一桌子四个菜,而且还有白酒,见我来了,刘寡妇就让我陪她喝点,反正下午也不去挖药了。

我也不好扫兴,只好答应她陪她喝了一些,然后聊着一些事,但几乎都是关于我爸的事情,但是对我爸的了解,刘寡妇几乎比我都要了解,我也真的怀疑村里人说的那些事是真是假。

而且刚才我端盆,她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想念,爱意。

难道之前她真的和我爸有什么?而我爸因此不顾一切的救出了她。

难受的吃完了这顿饭,我俩也喝了小一瓶白酒,我酒量还行,可刘寡妇就不一样了,白嫩的脸有些羞红起来,就跟喝多了一样,眼神有些散换,捡碗的时候都摇摇晃晃的。

我就起身准本帮她一起捡的时候,刘寡妇就不让我捡,让我呆着,我就想帮她分担一些嘛,刘寡妇就推我,让我坐下,可这一推到好,我一坐在沙发上了,可是惯力我的脚也不小心拌在了她的腿上,她也一下坐到了我的身上。

我顿时有了强烈的反应,她的坐在了我最敏感的地方,让我身体忍不住一哆嗦,而刘寡妇也感受到我那里的反应,连忙的站了起来,羞着脸红红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刘姨,我帮你捡吧。”我也红着脸,有些慌张道,捡起桌子上的碗,连忙出了屋子。

到了厨房,我喘了口粗气,刚才真的尴尬死,不过一想想,还是决的有些刺激,刘寡妇身材虽然很好,前凸后.翘的,可是这孤男寡女,要是真的发生什么可不太好

毕竟刘寡妇守寡多年

而我,毕竟二十岁还没有女朋友,也时长幻想过她的身体

这时候刘寡妇也端着碗筷走了出来,为了避免尴尬,我绕过她又去快速的收拾了一下。

收拾一切好以后,我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要走,和刘寡妇打了一声招呼,我就要走,毕竟吃完了饭,在赖这里刘寡妇不免多想,我脸皮也没这么厚,虽然我还想发生点什么

可我刚转头要走的时候刘寡妇却叫住了我。

“晓那个你先别走好不好,陪我聊会天好不好。”

我转过头看着一脸醉意,眼神散发着迷茫的刘寡妇,我心一动。

她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似乎在对我招手

2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有些心慌,望着刘寡妇有些迷茫却含情脉脉的眼神,我总觉得浑身很不舒服,虽然我俩都喝了酒,可是不到醉人的地步。

那眼神,并不像当初看我的眼神。

还没等我说话,刘寡妇却呆滞,语气悲伤的说道:“晓,你和简直一个样子”

我懂了。

她在想念我爸,而我也有些确信村里人说的没错,刘寡妇和我爸肯定有故事。

愣神的功夫,刘寡妇走了过来,她居然拉住了我的双手,眼神里满是祈求的神色看着我,说道:“晓,求求你陪陪我吧,我好难受,你陪陪我吧。”

刘寡妇的手,很嫩很光滑,摸着很舒服,可是我的心里有些抵触,如果她真的和我爸有什么,我就不该对她有非分之想。

心里复杂,可是又不得拒绝,看着有些委屈的刘寡妇,我只好说道:“好吧,刘姨,我陪陪你,你上炕歇息一会吧,喝了酒别累住。”

刘寡妇嗯了一声,拉着坐在炕头上,而我这时候感觉头有些晕晕的,眼前场景随处颤动,比之前好像又醉了几分,我晃了晃头,我才发现地上的白酒瓶,居然是五十多度粮食酒,后反劲的那种。

妈的,早知道不喝了。

本来心情复杂,可是对刘寡妇我也有些意乱情迷,而且喝多了很容易出事。

我只想尽早离开这里,而我看着刘寡妇刚要和她说要走,却才发现她把被子已经扑开了,她躺在了上面,居然把衣服脱了,只剩下内衣内.裤,看得我惊呆的一动不动。

刘寡妇虽然年奔三,可身材的确独一无二,肌肤雪白一点赘肉都没有,而她此刻形状迷人,肚子一呼一吸,看着我呼吸急促,不停的咽口水,有些口干舌燥。

我很想把眼神离开她的身体,可是这时候我却控制不住,隐约有种想扑上去的冲动。

而刘寡妇这时候侧身躺着,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娇滴滴的小生说:“海军,赶紧上来呀”

我知道了,她喝多了,她把我当成我爸了。

我深呼吸了一下,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刘姨,是我啊,我是王晓啊。”

“晓啊,阿姨好难受,你帮刘姨找口水喝。”刘寡妇舔了舔红诱的嘴唇,似乎有些口渴。

而我这时候嘴唇都有些干裂,我说好,然后上厨房我喝了一大口水,才有些清醒一点,端着水进屋,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太有劲了,刘寡妇坐都坐不起来了,没办法我只好把她抱起来,喝了点水好了许多,我看了看外面,还好没人,我只好把窗帘拉上。

我并不想对她做什么,可是刘寡妇现在的样子,被人看到不好。

而我现在也非常难受,急需休息,只感觉脑子里要炸开一样的疼痛。

刘寡妇也不让我走,我只好躺在一旁,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下,刚觉得有点好转,我却发现我忽然被人抱住了,我一下惊醒才发现是刘寡妇,她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

她身上的香味不断涌入鼻中,让我有些头昏欲裂,呼吸急促。

“咋了,刘姨。”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808xacd.com